所有博文请勿转载

从“武乡侯骂死王朗”说起

曾经霸屏B站的鬼畜素材


94版台词取通行本三国演义,即毛本第九十三回。对比嘉靖壬午本,可以看到许多有趣的差别。首先,“骂死王朗”这一情节并没有出现在回目中。嘉靖本的标题是:

孔明祁山破曹真

大蜀建兴五年冬,诸葛丞相平定天水、南安、安定三郡,及冀城、上邽等处,威声大震,远近州郡望风归降。于是孔明整顿军马,调遣兵卒,尽提汉中之兵前出祁山。兵临渭水之西。细作报入洛阳。

…………

三鼕鼓角已罢,司徒王朗乘马而出。上首乃大都督曹真,下首乃副都督郭淮,两个先锋压住阵角。探子马出军前大叫曰:“请对阵主将答话!”蜀兵门旗开处,关兴、张苞分左右而出,立马于两边;次后一队队骁将分列;门旗影下,中央一辆四轮车,端坐一人,纶巾羽扇,素衣皂縧,众视之,乃是孔明。孔明举目,见魏阵前三个麾盖,乃问阵前护卫曰:“此是何人也?”护卫曰:“旗上大书姓名,中央白髯老者,乃军师、司徒王朗也;上首乃大都督曹真,下首乃副都督郭淮也。”孔明曰:“王朗必下说词也!”遂教推车于阵外,令护车小校传曰:“休放冷箭!汉丞相与王司徒会话。”王朗纵马而出曰:“吾有一言,明公请听。”孔明于车上拱手,王朗在马上欠身答礼。朗曰:“久闻公之大名,今幸一会。公既知天命,识时务,何故兴无名之兵也?”孔明曰:“吾奉诏讨贼,何为无名耶?”朗曰:“天数有变,神器更易,而归于有德之人,此定然之理也。曩自桓、灵以来,天下争横,人人称霸。黄巾纵横于巨鹿,张邈问罪于陈留,袁术僭号于寿春,袁绍称王于邺土;刘表占据荆州,吕布虎吞天下:盗贼蜂起,奸雄鹰扬,社稷有垒卵之危,生灵有倒悬之急。我太祖武皇帝扫清六合,席卷八荒;万里倾心,四方仰德。非权势而取之,实乃天命之所归也。世祖文帝,神文圣武,以膺大统,应天合人,法尧禅舜,而处中国以临万邦,岂非天心人意乎?今公蕴大才,抱大器,自欲比于管、乐,何不仿伊尹、周公,故强欲逆天理、背人情而行事耶?岂不闻古人云:‘顺天者昌,逆天者亡。’今我大魏带甲百万,良将三千。量腐草之萤光,怎及天心之皓月?公可倒戈卸甲,以礼来降,不失封侯之位。则国安民乐,岂不美哉!”蜀兵闻言,叹之不已,皆以为有理。

孔明默然不语。蜀阵上参军马谡自思曰:“昔季布骂汉高祖,曾破汉兵,今王朗用此计也!”只见孔明在车上大笑曰:“吾以汝为汉朝大老元臣,必有高论,岂期出此言也!吾有一言,诸军静听:昔日桓、灵微弱,汉统陵替,国乱岁凶,四方扰攘。段珪才斩于平津,董卓又生于朝野;天方剿戮,四寇又兴,迁劫汉帝于闾阎之间,残暴生民于沟壑之内。因庙堂之上,朽木为官;殿陛之间,禽兽食禄!狼心狗幸之辈,滚滚当道;奴颜婢膝之徒,纷纷秉政!以致社稷丘墟,生灵涂炭。吾素知汝所行,世居东海之滨,初举孝廉入仕,理合匡君辅国,安汉兴刘,何期反助逆贼,同情篡位!罪恶深重,天地不容!倾国之人,欲食其肉!今日幸吾尚在,乃天意不绝炎汉也!吾奉诏讨贼,仗义兴师。汝既为谄谀之臣,只可潜身缩首,苟图衣食,安敢在于军伍之前,妄称天数耶?皓首匹夫!苍髯老贼!当咫尺归于九泉之下,有何面目而见二十四帝乎?老贼速退!可教反臣与吾决胜负!”王朗听罢,大叫一声,气死于马下。后人有诗赞孔明曰:

兵马出西秦,雄才敌万人。轻摇三寸舌,骂死老贼臣。


汉朝廿四帝,自然是不包括刘备的。妙在汉中王成都称帝时,有这样一段描写:

汉中王受了玉玺,捧于坛上,四面让之,曰:“备无才德,请于有才德者受之。”孔明奏曰:“主上平定四海,功德昭于天下,况是大汉宗派,宜即正位。更已告祭天神,何复让焉?”于是文武多官,皆呼万岁。拜舞礼毕,改元章武元年,国号大蜀。立吴氏为皇后,长子刘禅为太子;次子刘永为鲁王,三子刘理为梁王。封诸葛亮为丞相,许靖为司徒。大小官僚,一一升赏。大赦天下,两川军民,无不忻跃。


如此国号,毛本俱改之。但是旁白没有改,蜀兵仍是蜀兵。然而嘉靖本,孔明北伐的敌人——曹魏——从未因此说“你们算什么汉”。相反,他们都会因为背叛了前一个汉——演义公认的献帝正统——而产生负罪感。不独王朗。孔明祁山布八阵一回,故技重施:

只见孔明端坐于四轮车上,手摇羽扇。懿责之曰:“吾主上法尧禅舜,相传二帝,坐镇中原,容汝蜀、吴二国者,乃吾主宽慈仁厚,恐伤百姓也。汝乃南阳一耕夫,不识天数,强要相侵,理宜殄灭!如省心改过,悉宜早回,各守疆界,以成鼎足之势,免致生灵涂炭,汝等皆得全生也!”孔明笑曰:“吾受先帝托孤之重,安可不倾心竭力以讨贼乎!汝曹氏不久为汉所灭。汝祖父皆为汉臣,世食汉禄,不思报效,反助篡逆,何为不诛耶?”懿羞惭而言曰:“吾与汝决一雌雄,汝休出奇兵!汝若能胜之,吾誓不为大将!汝若败时,早归故里,吾并不加害。”


出师必得有名。名不正则言不顺。通观嘉靖本,“汉”这一旗号被反复利用。比如李傕郭汜杀樊稠

二人忻喜而去,离长安二百八十里,扎住大寨。西凉州兵到,两个引军迎至。西凉军马拦路摆开阵势,马腾、韩遂联辔而出。李蒙、王方在门旗下大骂曰:“马腾!你是何处官军,敢来扰我汉臣?”马腾曰:“反国之贼,尚敢胡支!谁去擒之?”


李郭企图借天子所封为自己增添合法性。马腾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他们的画皮。以汉臣自居的例子还有许多。再举一例:

献帝方始稍安,青州黄巾又起,聚众百万,头目不等,将兖州牧刘岱杀讫,劫掠良民。太仆朱隽保举一人,可破群贼。李傕、郭汜问于隽曰:“冲之要地,非当世英雄,莫能据也。今黄巾鼎沸,谁可安之?”隽言出此人,教天下人不属炎汉。此人是谁?


朱隽举荐了东郡太守曹操。而下一回就是曹操兴兵报父仇

时陈宫为东郡从事,与陶谦最好,知曹操起兵报仇,尽杀百姓,慌忙星夜前来见操。操想旧日之恩,请入帐中,然亦不赐坐。宫曰:“今闻明公起大兵,下徐州报尊父之仇,所到尽杀百姓,某因此特来进言。陶谦乃仁人君子,非刚强好利之辈,中间必有缘故。且州县之民皆大汉百姓,与明公有何仇恶?杀之不祥。望三思然后行之,幸甚。”操大怒曰:“汝昔时弃我而去,今有何面目相见?陶谦杀吾一家,誓当摘胆剜心以祭之。汝与陶谦有旧,何敢阻我军心?”宫默然而去曰:“吾亦无面目为汉之官也!”驰马来投陈留太守张邈,邈待宫为上宾。


陈宫以立场动之,而曹操无理拒绝。

演义曹操无疑定性就是蜕化的汉贼。在董承、耿纪等人的一次次斗争中,失败者被称为汉室忠良。借用王司徒——汉的王司徒——在讨董酒筵上的说法:“汝去告变,吾等死亦汉家鬼也”曹操刺董不成,也曾在陈宫面前慷慨道:“吾乃相国曹参之后,祖宗四百年食汉禄矣,不思报本,与禽兽何异?”这个出身论在诸葛亮舌战群儒时被借力打力:“曹操累世汉臣,君又无过,常有篡图之心,非逆贼而何?


“操托名汉相,实为汉贼”出自周瑜之口。在诸葛亮大哭周瑜一回中,孔明还要点出“吊君丰度,佳配小桥;汉相之婿,不愧当朝”。且不论演义二桥只是“民间之女”,其父是桥大老而非汉太尉桥玄。如果说刘皇叔是演义选定的DNA,那孔明就是人形宣传工具。不管跟汉有多少关系都往上靠。


但是蜀毕竟是三国中第一个灭亡的。一厢是君王城上竖降旗,“成都之人,皆以香花而迎”;一厢是剑阁众将斫石恸哭,“维见人心归汉”。且看姜维一计害三贤

又史官有钟会庙赞诗曰:

汉时良将后,幼作秘书郎。当世夸英俊,时人号子房。

寿春多赞画,蜀郡逞轩昂。不学陶朱法,游魂返故乡。

又史官有姜维庙赞诗曰:

凉州夸上士,天水产奇才。曾得高人授,亲传秘诀来。

中原曾九犯,爵位显三台。只身扶西蜀,倾危可痛哉。


姜维并没有像几十年前那些失败的义士们一样对钟会说:“您是汉臣之后,我们一起匡扶汉室吧。”似此说辞也可以归为演义众多失败的原因之一了。只是嘉靖本在姜维密书后主时加了几个字:

“望陛下忍数日之辱,欲使社稷危而复安,日月幽而复明,再兴汉室矣。”


所谓,“志士仁人空抱恨,几番血泪渍衣痕。“


嘉靖本txt下载

在线阅读



评论(1)
热度(49)

© 裁云嚼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