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博文请勿转载

但感别经时

看了 @雍凉客 的文,随手写写。


关于《莫致》这个标题,脑海中最初浮现的是一首汉诗:

庭中有奇树,绿叶发华滋。攀条折其荣,将以遗所思。馨香盈怀袖,路远莫致之。此物何足贵,但感别经时。


差不多同一时代,更早一点,张衡也在《四愁诗》中一再吟叹:

我所思兮在汉阳。欲往从之陇阪长,侧身西望涕沾裳。美人赠我貂襜褕,何以报之明月珠。路远莫致倚踟蹰,何为怀忧心烦纡。


这里有一个隐秘的地理沿革。汉阳,是天水的别名。东汉永平十七年由天水郡改置,属凉州,治冀县。三国魏初复名天水郡。

而这两个字最早可以上溯到诗经。《卫风·竹竿》写道:

籊籊竹竿,以钓于淇。岂不尔思?远莫致之。


上述三首诗,虽然体裁不同,却无一例外是怀人之作。用于陈寿与姜维的故事,意味深远。

我们今天说的《三国志》,在陈寿生活的年代,是以《魏书》《蜀书》《吴书》三书分别行世的。而在“季汉”这个称呼仍存在于蜀地时,陈寿“初应州命,(为)卫将军主簿”。蜀书中有记载的卫将军仅二人:延熙十年至十八年是姜维,景耀四年至炎兴元年是诸葛瞻。知乎上就此有一段妙语:



《莫致》的全部想象都是在这个基础上展开的。作者说:“文字没有感情,要阅读它的人才有,要阅读它并有体会的人才有。”你可以在这个系列中看到大量的风物描写,娓娓铺叙,静水流深。甚至不需要强烈的抒发。然,作古的人,就是这样活过来的。

木马谈论陈志的笔法:“但是在叙述,别人的评议,自己的盖棺定论之间,经常突兀地出现一句不知从何而来的记录……夹在郤正的评和他自己的评之间。这算什么呢?这是他和空气在说话。”

维昔所俱至蜀,梁绪官至大鸿胪,尹赏执金吾,梁虔大长秋,皆先蜀亡没。

皆先蜀亡没,而维与蜀俱亡。



评论(2)
热度(47)

© 裁云嚼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