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博文请勿转载

胎记


张新之《红楼梦读法》:“窃众书而敷衍之是奇传,故云:倩谁记去作奇传……是书叙事,取法战国策、史记、三苏文处居多。石头记脱胎在西游记,借径在金瓶梅,摄神在水浒传。”

试摘几例:


1.

“你这个腌臜混沌,有甚么言语在外人处,说来欺负老娘!我是一个不带头巾男子汉,叮叮当当响的婆娘,拳头上立得人,胳膊上走的马,人面上行的人!不是那等搠不出的鳖老婆!自从嫁了武大,真个蝼蚁也不敢入屋里来。有甚么篱笆不牢,犬儿钻得入来!你胡言乱语,一句句都要下落,丢下砖头瓦儿,一个也要着地。“


“你不用和我花马吊嘴的,清水下杂面,你吃我看见。见提着影戏人子上场,好歹别戳破这层纸儿。你别油蒙了心,打谅我们不知道你府上的事。这会子花了几个臭钱,你们哥儿俩拿着我们姐儿两个权当粉头来取乐儿,你们就打错了算盘了。我也知道你那老婆太难缠,如今把我姐姐拐了来做二房,偷的锣儿敲不得。我也要会会那凤奶奶去,看他是几个脑袋几只手。若大家好取和便罢;倘若有一点叫人过不去,我有本事先把你两个的牛黄狗宝掏了出来,再和那泼妇拼了这命,也不算是尤三姑奶奶!喝酒怕什么,咱们就喝!”



2.

“他平白欺负惯了人,他心里也要把我降伏下来。”


“平儿疯魔了。这蹄子认真要降伏我,仔细你的皮要紧!” ​



3.

先是那日贲四娘子打听月娘不在,平昔知道春梅、玉箫、迎春、兰香四个,是西门庆贴身答应,得宠的姐儿,大节下安排了许多菜蔬果品,使了她女孩儿长儿来,要请她四个去她家里散心坐坐。


“袭人姐姐一个,鸳鸯姐姐一个,金钏儿姐姐一个,平儿姐姐一个。” 



4.

那春梅坐着纹丝儿也不动,反骂玉箫等:“都是那没见过食面的行货子,从没见酒席,也闻些气儿来!我就去不成,也不到央及她家去!一个个鬼撺揝的也似,不知忙的是什么?你教我有半个眼儿看的上你!”


晴雯笑道:“呸!没见世面的小蹄子!那是把好的给了人,挑剩下的才给你,你还充有脸呢。”



5.

那桂姐一径抖搜精神,一回叫:“玉箫姐,累你,有茶倒一瓯子来我吃。”一回又叫:“小玉姐,你有水盛些来,我洗这手。”那小玉真个拿锡盆舀了水,与他洗手。吴银儿众人都看的睁睁的,不敢言语。


那贾环正在王夫人炕上坐着,命人点灯,拿腔作势的抄写。一时又叫彩云倒杯茶来,一时又叫玉钏儿来剪剪蜡花,一时又说金钏儿挡了灯影。众丫鬟们素日厌恶他,都不答理。



6.

混世魔王樊瑞

混世魔王水脏洞

混世魔王贾宝玉



7.

《和冬景诗》:

瑞雪初晴气味寒,奇峰巧石玉团山。炉烧兽炭煨酥酪,袖手高歌倚翠栏。


《冬夜即事》:

梅魂竹梦已三更,锦罽鹴衾睡未成。松影一庭惟见鹤,梨花满地不闻莺。女儿翠袖诗怀冷,公子金貂酒力轻。却喜侍儿知试茗,扫将新雪及时烹。


——宝玉最后做和尚去了。



8.

此时琼英在旁侍立,看见全羽面貌,心下惊疑道:“却像那里曾厮见过的,枪法与我一般。”


黛玉一见便吃一大惊,心中想道:“好生奇怪,倒像在那里见过的,何等眼熟!” ​​​




评论(6)
热度(57)

© 裁云嚼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