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博文请勿转载

水浒传的文学性

君不见罗生《水浒传》,史才别逞文辉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明·王叔承


试举几例:


1.

“你肯吃我酒食么?”“一死尚然不惧,何况酒肉乎!”

——臣死且不避,卮酒安足辞!



2. 

相面谓“虎头燕颔,班超封万里之侯”。袁本雪夜上梁山的赞诗,恰是:“未同豪气岂相求,纵遇英雄不肯留。秀士自来多嫉妒,豹头空叹觅封侯。”



3.
“我先在京师做教头,每日六街三市游玩吃酒,谁想今日被高俅这贼坑陷了我这一场,文了面,直断送到这里,闪得我有家难奔,有国难投,受此寂寞!”


愿为五陵轻薄儿,生在贞观开元时。

斗鸡走犬过一生,天地安危两不知。 



4.

那张都监指着玉兰道:“这里别无外人,只有我心腹之人武都头在此。你可唱个中秋对月时景的曲儿,教我们听则个。”玉兰执着象板,向前各道个万福,顿开喉咙,唱一只东坡学士中秋水调歌。


——此怀弟之篇。武松一生蹇迫,只在“兄弟”二字上。 



5.

水浒称呼宋徽宗赵佶,约定俗成是道君皇帝,叙述以“天子”代之。各人口中亦有“官家”“陛下”等说法。然而在末七回平方腊部分,“上皇”一词频繁出现。梦游梁山泊,行文48次作“上皇”。这是文本反复修改的结果,却给人一种东京梦华、武林旧事皆不复的苍凉。



6.

我觉得燕青和老卢关系中最有意思的是,小乙不断提高思想觉悟,他主人的水平却不是线性发展的。最后进谏不成跑路,很符合“去止,事君之道”了。 



7.

翠屏山杀人案,发生于蓟州。在宣和四年以前,这是辽国的土地。潘巧云的前夫姓王,后夫姓杨。故事里还有一个重要人物姓石。水浒在世间流传时,杨家将系列也渐渐成型。明朝人听书,会不会想起未被采纳的石碣谷伏兵计划呢?如果作者确有此意,文字游戏可是玩得太溜了。 



8.

梁山走李师师的门路,起初是想着“枕头上关节最快”,冀上达天听。但李师师后来的帮助已经超出了拿钱办事或者青眼相加:“凡人正直者,必然为神也。”这个意思可以在左传中找到痕迹:“‘国将兴,听于民;将亡,听于神。’神,聪明正直而壹者也,依人而行。”而宋江被鸩杀时,是宣和六年首夏初旬。 



9.

“兄长却如何救了这厮的妇人?打紧这婆娘极不贤,只是调拨他丈夫行不仁的事,残害良民,贪图贿赂,正好叫那贱人受些玷辱。兄长错救了这等不才的人。”


——蔡元放评东周列国志,囊瓦逃郑其妻被侮,那叫一个兴高采烈:“这等误国贪夫老婆,自然该与别人受用。” 



10.

“这个倒不必,萧某今日之举,非为功名富贵。萧某少负不羁之行,长无乡曲之誉,是孤陋寡闻的一个人。方今谗人高张,贤士无名,虽材怀随和,行若由夷的,终不能达九重。萧某见若干有抱负的英雄,不计生死,越公家之难者,倘举事一有不当,那些全躯保妻子的,随而媒孽其短,身家性命,都在权奸之掌握之中。像萧某今日,无官守之责,却似那闲云野鹤,何天之不可飞耶!”


——屈贾列传、报任少卿书,耿耿如星。



11.

再说上皇具宿太尉所奏,亲书圣旨,敕封宋江为忠烈义济灵应侯,仍敕赐钱于梁山泊,起盖庙宇,大建祠堂,妆塑宋江等殁于王事诸多将佐神像。敕赐殿宇牌额,御笔亲书“靖忠之庙”。济州奉敕,于梁山泊起造庙宇。


太祖皇帝将展外城,幸朱雀门,亲自规画,独赵韩王普时从幸。上指门额问普:“何不只书‘朱雀门’,须着‘之’字安用?”普对曰:“语助。”太祖大笑曰:“之乎者也,助得甚事。”



12.

杭州有个地名叫宋江村。其实与那位草寇无关,是松江音讹。但联系起水浒与此地千丝万缕的关系,倒错得有意思:“又每临风月,对山林,触景咨嗟,稍露不平之感,亦人人窃伺之矣。无何以贿败,刺配江州……而宋常若无栖之鸟,于是择燕青、戴宗、林冲、张顺等,投戈易服,潜揽西湖,窃叹曰……”雁过留痕。



…………




评论
热度(43)

© 裁云嚼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