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博文请勿转载

“早知担个虚名,也就打个正经主意了”


提起魏延,知名度最高的当属“反骨”。这绝对得归功于罗贯中。

演义的魏延形象塑造,其实是很别致的。今天再看,仍有不少令我不得不笑的细节。取嘉靖本和毛本作比较。

我们知道小说人物不是直接从三国志改过来的。从陈寿的三书分别流传于世,到明人整理各种材料组合成演义,其间治乱相迭,又发生了许多思想变化。举个例子:

今者金人横行,莫敢谁何,老将名臣相继败事。有一倡于众曰:“若金人举国而来,我能拒之;偏将十万之众至,我能吞之。”则众莫不传笑,其不遭嫚骂者几希。

——汪若海《上曹枢密辅论兵书》


这是北宋末年的事。玩的梗一眼就能看出来:

“若曹操举天下而来,请为大王拒之;偏将十万之众至,请为大王吞之。”


而这句名言诞生的场面(刘备任命魏延后特意开个会)在演义中是不存在的。《刘备进位汉中王》:

建安二十四年秋七月,筑坛场于沔阳,方圆九里,分布五方,各设旌旗仪仗,群臣皆依次序排列。许靖、法正请玄德登坛,进冠冕玺绶讫,面南而坐,受文武官员拜贺,为汉中王。子刘禅立为王太子。封许靖为太傅,法正为尚书令。诸葛亮为军师,总督军马一应事务。封关、张、马、黄、赵为五虎大将,魏延为汉中太守。其余各拟功勋定爵……


魏延以次的人都归入“其余”了。或者根据他之前的战绩表现,我们也可以说:

“若曹操举天下而来,请为大王之;偏将十万之众至,请为大王之。”

曹孟德忌杀杨修》:

曹操佯怒,欲斩夏侯惇。众官皆告免。操数声喝退。操令来日进兵,出斜谷界口,再复中原。忽当道一军摆开,为首大将乃魏延也。操招魏延归降,延恶言大骂。操令庞德战之。二将正斗间,寨内火起,人报马超劫了中后二寨。操掣剑在手曰:“诸将动者斩!”众将努力上前,杀退魏延。延投山僻小路而走。操方回战马超,令一军敌张飞。操立马于高阜处,看两军各各效力争战。忽一军在面前,乃是魏延。延拈弓搭箭,射中曹操。操翻身落马。延弃弓绰刀骤马上山坡来杀曹操。马后转过一将,大叫:“勿伤吾主!”乃南安狟道人也,姓庞,名德,字令明,奋力向前,战退魏延,保操前进。马超兵已退,操归原寨。操带伤,又折却门牙两个,令医士调治,方忆杨修之言,随将修尸收回厚葬,就令班师,却教庞德断后。车乘马匹已备,操卧于毡车之中,左右护卫虎贲军数万人。忽报斜谷两边山上火起,马超伏兵赶来。曹兵连夜奔回长安,锐气堕尽。


此处情节可以和魏延临死前问马岱“我等投魏若何?”互为对照。演义很看重首尾呼应。把一个没有背叛的人写成反贼,那当然是艺术处理。更不要说在明朝大一统后,忠贞何其强调。但是罗呢,他不在乎。他就是要写一个人在“久后必反”的念经中糊里糊涂地走上断头路。演义对忠臣义士是不曾轻慢的。塑造魏延这个角色,操守与能耐,罗以后者为重。何况魏延也不是从一出场就失节的。且看《刘玄德败走江陵》:

转至东门,城上遍插旌旗,壕边密布鹿角,拽起吊桥。玄德勒马于门边大呼曰:“贤侄刘琮,吾但欲救百姓,与你并无疑心,可快开门!”人报刘琮,刘琮惧怕而不能起。蔡瑁、张允得知刘备唤门,径来敌楼上叱之曰:“左右与我乱箭射之!”城外百姓皆望敌楼而哭。忽后城中一将默然跳起,引数百人径上城楼,来杀蔡瑁、张允。此人是谁?身长九尺,面如重枣,目似朗星,如关云长模样,武艺独魁。江表义阳人也,姓魏,名延,字文长。延大呼曰:“刘使君乃仁德之人也!汝等何投曹贼?以图爵禄,非义士之所为!吾今愿请使君,入城诛贼!”轮刀砍死守门将,遂开城门,放下吊桥,大叫:“刘皇叔领兵杀入城,以讨国贼!”张飞跃马,欲引军入城,玄德急扯住曰:“休惊百姓!”飞因城上人放箭,恨不得踏平襄阳,争奈玄德不肯。魏延正言中间,一将飞马引军而至,叱之曰:“汝是无名下将,安敢乱言以犯上耶?”其人身长八尺,面貌雄伟,南阳宛城人也,姓文,名聘,字仲业,乃荆州之大将也,挺跃马,直取魏延。两下军在城混战,喊声大震。玄德曰:“本欲保民,反害民也!吾不愿入襄阳矣!”孔明曰:“江陵乃荆州紧要钱粮之地,不如先取江陵为家,胜襄阳多矣!”玄德曰:“正合吾心。”于是百姓尽离襄阳大路,望江陵而走。襄阳城中百姓,多有乘乱逃出城来,跟玄德而去。魏延战文聘,从巳至未,手下人皆折尽,匹马出城。后面蔡瑁、张允又赶。魏延不见玄德,自投长沙太守韩玄去了。


这一回亮点无数。首先,长得像关羽。演义对关羽什么态度是毫无疑问的。这又取了三国志平话的噱头:

皇叔看三将:为首者是庞统,皇叔言:“贤人也。”又看魏延,“贤德也。”言:“不若吾弟关公。”又看第三将是黄忠老将。


在演义成书的年代,坊间对平话的印象尚未消褪。为什么要这样写,引文里可以说是什么都交代了。再看人物说的话。如果把刘备携民渡江视作政治正确,那魏延的号召的确没错。岔开一句,在94版三国电视剧中,刘威第一句台词是“哼!卖国之贼!”小时候怎么都不明白蔡瑁张允献个荆州咋就成卖国了OTL  这是清人的锅。在毛本中,魏延的行为是以贬抑的视角来写的:

行至襄阳东门,只见城上遍插旌旗,壕边密布鹿角,玄德勒马大叫曰:“刘琮贤侄,吾但欲救百姓,并无他念。可快开门。”刘琮闻玄德至,惧而不出。蔡瑁、张允径来敌楼上,叱军士乱箭射下。城外百姓,皆望敌楼而哭。城中忽有一将,引数百人径上城楼,大喝:“蔡瑁、张允卖国之贼!刘使君乃仁德之人,今为救民而来投,何得相拒!”众视其人,身长八尺,面如重枣;乃义阳人也,姓魏,名延,字文长。当下魏延轮砍死守门将士,开了城门,放下吊桥,大叫:“刘皇叔快领兵入城,共杀卖国之贼!”张飞便跃马欲入,玄德急止之曰:“休惊百姓!”魏延只管招呼玄德军马入城。只见城内一将飞马引军而出,大喝:“魏延无名小卒,安敢造乱!认得我大将文聘么!”魏延大怒,挺跃马,便来交战。两下军兵在城边混杀,喊声大震。玄德曰:“本欲保民,反害民也!吾不愿入襄阳!”孔明曰:“江陵乃荆州要地,不如先取江陵为家。”玄德曰:“正合吾心。”于是引着百姓,尽离襄阳大路,望江陵而走。襄阳城中百姓,多有乘乱逃出城来,跟玄德而去。魏延与文聘交战,从巳至未,手下兵卒皆已折尽。延乃拨马而逃,却寻不见玄德,自投长沙太守韩玄去了。


毛本极力淡化“长得像关羽”,还把魏延的身高缩水了。不提也没用,演义里就两个人面如重枣,一字云长一字文长。其次,文聘出马还要自夸一句(到底谁造乱?),也难怪之后他要被玄德骂“背主之贼”了。嘉靖本中魏延招呼刘备入城,是为了讨国贼(曹操);毛本中是为了杀“卖国之贼”(蔡张)。格局都变了。匹马出城的孤勇,至此只剩一个逃字。

总之,魏延的这次兵变没起到任何好的效果。刘备不领情。他自己也只能滚出襄阳了。由曹总善后:

却说襄阳城中,因文聘、魏延厮杀,杀死千万余人。事定之后,曹操在樊城使人渡江,唤刘琮相见。


高鸟相林而栖,贤臣择主而佐。魏延再次登场是赤壁战后。《黄忠魏延献长沙》:

云长兵退。黄忠回到城上,来见韩玄。玄急喝令左右,捉下黄忠斩之。忠叫曰:“无罪”玄大怒曰:“我看了三日,汝敢欺罔我!汝前日不决战,必有留连;昨日马失,他不杀汝,必然往来;今日两番虚拽弦响,第三箭射他盔缨,如何不是外通内连?若不斩汝,必为后患!”喝令刀斧手推下城门外斩之。众将欲告,玄曰:“但告者,便是同情!”刚推到门外,却才举刀,忽然一将挥刀杀入砍散刀手,救起黄忠,大叫曰:“黄汉升乃长沙之保障!韩玄残暴不仁,轻贤重色,今杀汉升,是杀长沙百姓也!愿随者便来!”百姓视之,其人面如重枣,目若朗星,器宇轩昂,貌类非俗,乃似关将。义阳人也,姓魏,名延,字文长。本人自襄阳刘玄德不着,故来长沙依傍韩玄;玄怪魏延傲慢少礼,不肯重用,屈沉于此。当日救了黄忠,呼百姓同杀韩玄,袒臂一招,相从者数百余人。黄忠拦当不住。魏延直杀上城头,一刀砍韩玄为两段,提头上马,引百姓出城,投拜云长。云长大喜,遂入城。抚民已毕,请黄忠相见。忠托病不出,云长即使人去请玄德、孔明。


敬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(喂)。这一次,魏延只诛韩玄一人,没有伤及执事人员(该区别在毛本中被删了,是“砍死刀手”)。民众深以为然,数百人受其鼓动。这个数字与一反襄阳相当,而且作者忍不住又兴奋地夸起了他的仪表。城外一个关将,城里一个关将,双雄会。

重点在于魏延与韩玄的关系。演义中,“屈身”出现频率极高,从曹操事董卓到孙权事曹丕。“屈膝”亦常见,多用于反对投降或劝人另事。但是“屈沉”只有一处,就是反长沙。请允许我引一句隔壁水浒的话:

不遇识者,屈沉了我这口宝刀!”


好的不要着急。刘皇叔这就来了。

玄德大喜黄忠,待之甚厚。云长引魏延,亦言其功,玄德之。孔明勃然曰:“韩玄与汝无仇,杀之乃大不义也!人人效此,必怀异心。”喝令刀斧手推下斩之,簇下魏延。未知性命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嘉靖本作者实在是太促狭了。偏要拿这个悬念来吊胃口。正好也给读者(听众)时间想一想:这么做合理吗?毕竟同一回还刚发生了巩志杀主献城就任太守的事。

孙仲谋合淝大战》:

玄德见斩魏延,急命止之,问孔明曰:“诛降杀顺,大不义也。魏延乃有功无罪之人,何故杀之?”孔明曰:“食其禄而杀其主,是不忠也;居其土而献其地,是不义也。吾魏延脑后有反骨,久后必反,故先斩之,以绝祸根。”后史官有诗曰:

知己知人乃圣贤,先明预晓得心传。

卧龙相法高天下,曾向长沙识魏延。


今天的人们说相术是封建迷信。在那个年代,这句话的杀伤力可就大了。刘备也只能从大局稳定的角度来反对:

玄德曰:“若斩此人,非安汉上之计也。”力劝免之。孔明指魏延曰:“吾今饶汝性命,汝可尽忠报主,勿生异心。若有异心,早做早取汝头,晚做晚取汝头。”魏延喏喏连声而退。


在毛本中,这是一气呵成的,没有分成两回:

玄德待黄忠甚厚。云长引魏延来见,孔明喝令刀斧手推下斩之。玄德问孔明曰:“魏延乃有功无罪之人,军师何故欲杀之?”孔明曰:“食其禄而杀其主,是不忠也;居其土而献其地,是不义也。吾观魏延脑后有反骨,久后必反,故先斩之,以绝祸根。”玄德曰:“若斩此人,恐降者人人自危。望军师恕之。”孔明指魏延曰:“吾今饶汝性命。汝可尽忠报主,勿生异心,若生异心,我好歹取汝首级。”魏延喏喏连声而退。


可以看到刘备对魏延的态度都被改了,毫无主见。到底有没有反骨,孔明一句顶一万句。

妙的是魏延没有辩解。在嘉靖本中,孔明一开口就把对方的动机归到“你和韩玄的私人恩怨”上,慑人于先。毛本只用排偶句,亦是冠冕堂皇,锋利无话可答。阵前起义这种事,之前不在少数,之后不胜枚举,人人得到封赏,为什么偏偏魏延特殊。戏剧冲突,畅快淋漓。




嘉靖本txt下载

在线阅读





评论(2)
热度(52)

© 裁云嚼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